想搞德哈麻瓜AU

从幼儿园到大学(可能)全包干那种

但是不按顺序发

想到哪个时期的脑洞就发哪个

还有日常系列

短短的小甜饼什么的

脑袋里糖分超载辽

等我考完试我一定要写可可爱爱的小男孩谈恋爱!

一定要!

[塞伍]都怪这该死的太阳(中)

都怪这该死的太阳(上)

作业都写不完还在这写文……我没救了噫呜呜噫。

食用愉快!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冷静。你可以的。作为格兰芬多你要相信自己。 

对就是这样,拿着书平静地走过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胳膊要书页把夹紧别露出里面的字,脸上要带着随意自然的表情,步伐要是正常的轻快,抬手把书递给平斯夫人,然后转身,走人—— 

于是旁人看到一个浑身上下崩的老紧,带着赴死的颓丧肃穆表情,手仿佛骨折了一般僵硬地夹着书,大跨步走向图书馆门口的奥利弗伍德。 

救命。 

他绝望地叹了口气,索性自暴自弃般地就这样走到平斯夫人面前...

EXCELSIOR

[塞伍]都怪这该死的太阳(上)

攒了好久的脑洞趁着中秋赶紧写啦!(终于不白嫖蛤蛤蛤

中秋快乐!!!!!!!!!!!!

共扛塞伍大旗,冲鸭!!!!!!!


阳光从窗户缝隙挤进来,肆无忌惮地在书架间穿行,让他感觉大脑完全被高温烤的融化成了一团浆糊。奥利弗伍德丧气的把书平摊在桌面,人也跟着趴了下来,握着羽毛笔的手无所事事的在书页上方盘旋。

到处都是黏糊糊黏糊糊的感觉。

汗水,热风,干涩的空气中飘荡着枯萎植物残留的清香。格兰芬多咬着笔尖,垂眼看着书被自己脑袋上的汗珠打湿了一小片,顺着纸的纹理晕开。

可迪戈里比赛之后的肌肤虽然被浸湿了,好像却并没有黏糊糊的感觉。相反,晶莹的汗珠在少年的肌肤上滚动,所经之处带...

Trip

·写手挑战之甜虐十题

·要求:甜文

·限定开头:“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我是在料峭的春寒中离开的,去进行一场冒险——同时也是个奇妙的长途旅行。听起来是不是很奇怪,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头居然还扔下自己的伴侣到处跑。对我们这个岁数的人来说,每一天都有可能是与对方一起度过的最后一天。

Draco在我临行前居然还不忘嘲讽几句。

“傻宝宝破特,”他叫我,“你可真矮,抱你跟抱一小屁孩似的。”听到这话我想要反击,一句“老秃头”跃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唉,我听见他吸鼻子的声音了,而且他...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脑洞奇特bug巨多预警

·八千字的又臭又长预警

·文风残废变化不定预警

·希望你们喜欢!不要吝啬你的小红心小蓝手哇嘻嘻嘻

·咳写不出来了,放正文好了


今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这是个离家出走的好日子,Harry锁上大门时这样想着,然后他拖起行李箱,喀啦喀啦向远处走去,声音轻快的哼起一首小调。

——————————————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

鉴于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救世主的生日,现任魔法部部长Hermione·Granger女士一挥手就给自己的多年挚友——啊当然还

Swimming

我竟然!更新了!不可思议!

来自一个在游泳的时候被我妈坑害呛了水之后的脑洞。

简称脑子进水。

食用愉快!


“Draco!”Harry反手关上门,兴冲冲的大喊。 

对方叹着气懒洋洋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黑发男人一屁股坐在自己旁边。 

“干什么,Potter?出去散了个步回来就跟得了羊癫疯似的,你有什么毛病?” 

Harry丝毫不受影响,弯着翠绿色的眸子,一副我心情很好懒得跟你计较的样子:“对面开了家游泳馆,我们去游泳吗?” 

“这就是你这么神经兮兮的原因?”Draco握着手机又躺了回去,“脏兮兮的泳池水、狭小的泳池和被泳衣勒着的白花花的...

眠龙勿扰

垂死病中惊坐起,我好像得更新了。。(不我听不见)

看看我是有多无聊才会产生这种诡异的脑洞。。。

食用愉快!


啊,炎热的夏天。 

房子里开着空调,而Harry正躺在Draco的腿上,Draco正靠在沙发上,沙发则正靠在墙上。 

许是炎热的夏日使人分外慵懒,平日里活力四射精神焕发的救世主以及衣着齐整一丝不苟的马尔福先生此刻毫无形象的穿着T恤与裤衩如同一摊烂泥般瘫在凉席上,一个无所事事的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一个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Harry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放弃了神游,转而歪过头以这个刁钻的角度盯着正在小憩的Draco。散漫的视线从发际线一直扫下来,...

剪个指甲嘛

不知道说什么辽……那就食用愉快!


      Draco总喜欢让Harry帮他剪指甲。
  他们通常坐在客厅里的亚麻沙发上,背后的落地窗外霓虹灯在高楼间闪烁。暖黄的灯光轻柔的散下来,揉杂着折射入窗的艳丽的晚霞。
  尽管如此,Draco永远不好意思为这个开口。反正Harry一看他坐在那里一脸别扭就知道他想干嘛。金发的男人穿着白色衬衫与宽松的睡裤懒洋洋的趴在沙发上,而黑发的则对这抢占沙发的幼稚行为翻个白眼,搬个小板凳坐在他面前,毫不温柔的扯过手指开始修剪。
  Draco的手很好看。Harry常这么想。那是一双皮肤白皙却又不显得病弱的手,骨节分明,手...

叫爸爸好不好?

来的莫名其妙的脑洞……主要是被复联伤到了试图发糖补救(ಥ_ಥ)……
食用愉快w


    Harry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眯着眼睛看着阳光隐隐透过淡蓝的窗帘,从窗角漏进来的细碎的金色在一片碧绿里染出层层叠叠的光晕。
  他躺在柔软的被子里满足的叹息一声,转头去看Draco,不料身边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而它的主人早已无影无踪。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摊回被窝里面,想着,今天是百年难得一见的Draco比自己起得早的一天。
  紧接着下一秒他又坐了起来,不可置信的望向刚刚闯入眼帘的时钟。
  十一点半?????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我昨天晚上干了什么怎么可能...

© |Powered by LOFTER